www.oorbt.com_手机网址

来源:5G概念股拉升走强意华股份率先涨停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9-11-19 10:31:38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中国社会急需新经典儿歌#标题分割#  《两只老虎》距今150年  “记得我7岁参加全国儿童钢琴大赛时,弹的钢琴曲是《红星闪闪放光彩》,这些老的儿童歌曲我很喜欢,它们是很有‘味道’的。”著名钢琴演奏家郎朗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现在每次听到那些儿歌时,我就会想起小时候,那种感动很难言说。”  作曲家鲍元恺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人耳熟能详的《两只老虎》源自17世纪的法国歌曲《雅克兄弟》,19世纪,奥地利作曲家马勒在他的第一交响乐里用到了这首歌。“这首歌不仅是你们小时候,也是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爸爸小时候的歌”,鲍元恺打趣道,“这首歌从马勒算起到现在也150多年了,现在还在流传。”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成人音乐内容,涌入了孩子们稚嫩的世界。成人化的洗脑神曲挤压了儿歌的生存空间。为了给孩子创作出更多符合时代特点的好儿歌,“艺术行动2019儿童音乐共创计划”近日启动。该公益活动由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、腾讯集团、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主办,并联合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、QQ音乐及全民K歌平台共同启动。在该计划中,QQ音乐平台将发起“给孩子写首歌”活动,联合音乐人、明星歌手以及创作达人,共同为孩子们创作契合天性的优质儿歌作品。全民K歌将发起“和孩子唱首歌”活动,让新时代的优质儿歌被更多人传唱。  作为活动共同发起方之一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感慨道,如今音乐世界越来越丰富,音乐形式也很多元,但属于孩子们的当代儿童音乐非常少。此次活动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音乐人、家长、老师与社会大众连接在一起,共同为孩子们打造属于他们的新儿歌。  什么是好儿歌  在儿童音乐共创计划的背后,是一个关乎怎样的儿歌才是为当下儿童所需要的深刻问题。在该计划评委郎朗看来,儿歌的曲调、内容、情感与大多数成年人音乐有很大差异,因此,优秀的儿童歌曲不仅是孩子童年里一首朗朗上口的曲调,更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们传递某种正确的价值观,或提供正能量的引导作用,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或启迪。  另一位评委、音乐教育家周海宏认为,优秀的儿童歌曲应包含三个指标:第一,必须好听,适宜儿童唱;第二,有正确的价值观,培养孩子善良、友爱、勇敢、正义等健康的品质;第三,以孩子的视角、心理来作词。周海宏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中国很多好的儿歌之所以能被一代代唱起来,就是因为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审美品质,并具有健康的价值观。“孩子的审美偏好,是由人本能的对美的欲望决定的,这些审美的规则是人类永恒的规则,是超越时代的。”他说,“因此孩子的歌曲,最重要是符合审美规律。”  鲍元恺认为,只有流传过程中接受者的直觉感受到了、喜欢了,然后愿意唱、愿意听,才能流传下去。因此,在他看来,怎样抓住儿童的直觉才是儿歌创作的第一位。“直觉,首先一个字就是‘真’!”鲍元恺说,“真善美,真是第一位的,没有真就没有美。”  “互联网+儿歌”的探索  “儿歌是真正的启蒙教育,也是通识教育、素质教育的重要一环。”程武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此次围绕儿童音乐发起的系列活动,是一次“互联网+艺术教育”的探索,希望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力量,将不易具象的文化价值变成实实在在的感知和体验。据了解,“儿歌新唱”环节将邀请诸如王俊凯、好妹妹乐队、陈粒、声入人心男团等明星和歌手成为“儿歌守护唱作人”,将耳熟能详的旧儿歌进行全新演绎,通过QQ音乐平台分享给全社会,号召全民关注参与。  谈及艺术教育,郎朗表示,他曾参加过“田埂上的梦想——艺术行动音乐会”,“在音乐会上我和一位乡村小朋友合奏了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,我惊喜地发现,乡村小朋友的表现一点儿都不输给城市孩子,举止得体,琴也弹得非常棒。”但郎朗同时指出,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大环境存在两极分化问题。一个现实情况是,国内大多数乡村儿童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艺术教育,或因师资匮乏,或因意识不到位。“在艺术教育里,真正做到‘不让一个人掉队’并不容易实现,靠艺术家或者音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。”郎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我很欣慰看到有一些企业、公益组织已经在开始行动。”  “其实,近年来,有许多公司投资儿童歌曲的创作。现在的问题不是创作数量问题,而是筛选与传播渠道的问题”,周海宏认为,儿歌应该有一个经典化的建设过程,“如何让一些好的儿歌被更多孩子传唱,逐渐形成人人会唱的经典歌曲非常重要。

编辑:www.oorbt.com_手机网址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hengbaocar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百站百胜: 贵阳工地坍塌已救出6人仍有3人被困 VOLODKINArtem:俄罗斯正实施基础设施升级扩建工程 教育部:中小学体育美育老师过去3年增加20余万人 联想集团:前6个月实现净利3.64亿美元同比增48% 外资青睐高ROE企业股票 山东将选派千名优秀青年博士挂职企业科技副总1年 汇添富顾耀强:立足基本面打造低波动率绝对收益产品 一图解读英欧关系60年带你看懂漫漫“脱欧”路 千亿区块链市场迎政策劲风哪些已经布局? CPA机考服务机构全美在线转战A股毛利率逐年下降 格力大动作不断“双11”让利30亿打击伪劣 德国将推出欧洲的云服务与亚马逊和阿里巴巴抗衡 王传福旗下公司净利暴跌:比亚迪跌7%比亚迪电子暴涨 华为MateX正式开售产业链标的有望受益 张勇评李佳琦:“口红一哥”代表的是一种新消费方式 媒体:血溅议场台湾高雄市议会“打”出知名度 撤军还是增兵?消息称美国拟派坦克赴叙保护油田 鸡肉价格近几日稍有回落但仍处于高位 假疫苗案曝光16个月后长春长生破产带来哪些警示? 马斌:进入2020年,移动互联网的黄金十年将结束 第二届进博会来了!四大亮点抢先看 日军侵占台湾军事密档出版发行共64册上千万字 泰国前副总理:世界应该借鉴中国的发展模式 香港暴力升级震动世界激进分子暴行骇人听闻 伫立近30年成地标“华尔街铜牛”要搬家了 众泰与法液空合作研发金属双极版燃料电池电堆 赣锋锂业上升5.54%创上市新高西澳第二大锂矿停产 首例ABS监管账户破产隔离裁定问世?业内提出不同观点 高校网站被植入境外赌博网站链接牵出涉20省大案 国家统计局:1-10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5.6% 暴力示威现场为何多次出现直升机?香港保安局回应 “捅刀”Facebook推特CEO宣布将禁止政治广告 玻利维亚临时总统上任加剧骚乱死亡人数升至10人 社保基金三季度调仓:新进70家公司近1/3为科技股 赛诺菲集团首席执行官韩保罗:在中国做生意前景光明 商机全天候“营业”魔都最受外资欢迎的秘密 “碧万恒”前十月销售逾1.54万亿,超吉林全省GDP “雪龙2”号首次穿越“咆哮西风带” A股毛利率碾压茅台仅18家地产板块盈利能力下降严重 统计局: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速今年以来首次由负转正 南大西洋维索科伊岛附近发生6.1级地震 国金策略:分红率持续提升如何构建当下高分红组合 关键时刻蔚来CFO突然离职李斌会成下一个贾跃亭吗? 韩日首脑进行11分钟会谈认同通过对话解决问题 药明康德回应经营范围变更:打造大健康生态圈 PixelbookGo对比MacBookAir决定因素仍是系统差异 陈四清:科技创新已成为引领经济金融变革的主导力量 丰田抉择:日本纯电动没人买激进电动化只为中国? 民进党竞选广告牌上线网友疑惑:怎么通通缺一色 财政部:对特大型地质灾害隐患较多地区发放防治资金 唐人神:10月销售收入合计11,498万同比增加39.7% 伊朗最高领袖强调应禁止与美国谈判 揭秘复旦新闻学院“黄金一代” 贵州松桃一19座校车塞了35个孩子民警:依法严惩 时隔2月川财证券再受处罚都是受托债券违约惹的祸? 消费金融:十年进化与回归 MSCI即将提高A股纳入因子并纳入中盘股 京喜正式上线微信一级入口昨日卖货6000万件 快讯:白酒股早盘持续拉升山西汾酒等股涨逾3% 全球最大IPO要来了?分析师:估值或将不足两万亿美元 吉利汽车升4%大摩:最糟糕时期已过去有56%上升空间 宇信科技:回归A股拓宽融资渠道布局5G+智能银行 敦煌种业前三季亏损超亿元股东9月底曾套现三千万 财政部江苏监管局核查地方融资平台应收账款问题 西方对中国提这一要求耿爽回应时点出个怪现象 意大利的这个小镇正在免费赠送房屋但有一个问题… vivoS5再度亮相全新配色/搭配OLED打孔屏 安铁成任中汽中心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及总经理 公安部涉黑恶A级通缉犯在广东清远投案自首 新京报:“双11”再创历史峰值拉动效应仍可挖掘 阿富汗政府将停火一个月作为与塔利班和谈的前提 外媒看双十一:一场对经济的信心投票 农险改革起步:地方政府不参加具体经营 银保监会:短期团体健康保险产品可调整产品参数 又见移民藏货车法国北部港口发现8人欲前往英国 “碧万恒”前十月销售逾1.54万亿,超吉林全省GDP 人民日报谈“天价彩礼”等:那些陈规陋习该改改了 政治局集体学习的区块链是什么?距我们还有多远 雅虎联手Line?软银要造“日版阿里” 派思股份业绩不给力股价跌停全年完成对赌还有戏吗 南昌航空大学教师称 群租后断水断电逼租客搬离北京丰台6黑中介获刑 疫苗追溯协同服务平台明年3月上线可查疫苗信息 财险市场酝酿变局车险难再“一险独大” 韩人气选秀节目疑似投票造假警方计划传唤练习生 顺风车回归:离席400多天滴滴的一步险棋 新MacBook即将登场,取代手机的AR眼镜三年后发布 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为什么是生态绿色的? 限制核武器的条约2021年终止美被指无视续签提议 宝洁大中华区总裁马睿思:望借进博会提升品牌影响力 中国新型反潜机作用不弱于055追猎潜艇有如猫抓老鼠 国资委:鼓励企业积极申请科创板上市实施混改 英特尔更新人工智能产品线新品性能达到竞品6倍 众泰汽车“爆雷”:牵出A股连环雷至少两家出事 兴达国际10月29日耗资114万港元回购53.5万股 高校回应女学生进飞机驾驶舱:已回校处理 正荣肖春和离职地产副总裁田永盛赴任产业副总裁 俄紧急情况部:莫斯科北部一栋建筑起火31人被疏散 最被看好的十大港股:花旗调中联重科目标价6.49港元 2019胡润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:黄峥张一鸣汪滔进前三 君马失蹄生产停滞众泰汽车:问题都会一步步解决 太平洋航运走低逾5%拟发行可换股债券筹近14亿港元 德国大型零售商AMD稳稳占据78%CPU份额/性价比良心 孙天琦:严厉打击“无照驾驶”的跨境金融服务 日防卫相拿灾情开玩笑“我是雨男带了三次台风” 我军举办外骨骼系统挑战赛士兵轻松搬起155毫米炮弹 谁将成为下任英国下议院议长?7名候选人“出线” 薛向东:5G对全球GDP的贡献将会达到2.1万亿美元 AI、云计算等前沿技术创新在金融科技领域的全景应用 百度上线匿名社交APP听筒:面向在校大学生 报告:预计四季度货币供应将适度并针对性宽松 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京东数科北京金控等参股 汉堡王在欧洲上市素肉皇堡 广西严禁通过不动产登记将农村违法用地合法化 曾刚:金融科技深刻影响金融行业 评论:“买方约束”胜利平常心看待科创板新股破发 苏妈亲口确认!APU终于完美、Zen3满足你 或11月6日宣布适马将带来FE24-70mm镜头 南财快评:强化央行金融稳定职能健全中央银行制度 互联网发明50年,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吗? 民航局:10年间全国机场年旅客吞吐量增长到12.6亿人 CFTC持仓:欧元净空仓增加三类货币持仓变动超万手 “四通一达”协同涨快递费涉嫌垄断被点名 被贾跃亭罗永浩欠款4400万网友戏称:最倒霉公司 澳总理外长防长发声明对美证实巴格达迪死表欣慰 视频|减税政策使多个行业税负同比下降 大连遇害女孩母亲:男孩行凶后来家搭讪太会伪装 基金必读:基金经理变更潮广发6只天弘5只嘉实4只 13岁女孩打赏主播43天花掉7万多:同学面前有面子 苹果iPhone11系列在韩国第一天卖出约13万部 八大关键词解读红星美凯龙前三季度营收大增的秘密 社招|交银理财有限责任公司人才招聘(上海) 甘肃农业大学原副校长张国民受审曾多次行贿火书记 新东方在线下跌半成花旗削目标至13元降至沽售评级 明星展品来了第二代 《财经》年会2020:预测与战略将于11月举行 沈南鹏:科学研究成果对产业影响比任何时候都更直接 双十一海南离岛免税销售额达1.84亿全年或破130亿 国资委:建立健全央企内控体系提高重大风险防控能力 山东秋裤村年产可给赤道穿1圈 做好用好“区块链+”科创企业要带好头 调查显示美国仅24%年轻人能在22岁前实现财务独立 日本京都祗园私家道禁拍照违者开罚单追索罚款 香港颁布新临时禁令保护港警:禁止披露警员及家属信息 锐新昌三年两度闯关IPO背后:有财务数据“打架” 微软SurfacePro7国行首发上市:十代酷睿5788元起 外资暴买中国40亿欧元主权债7年期利率仅0.197% 墨西哥发现人工捕猎猛犸象陷阱或为世界首个 80%美国人不知道5G是啥:美国5G面面观 人民日报海外版望海楼:中国制度自信充分彰显 中国市场到底有多大?一段视频带你看看 理财子公司招聘火热中长期激励机制成揽才手段 成都天府新区交出万亿级成绩单跻身国家级新区前列 河北省委书记:扎实推进雄安新区重点项目建设 贝因美第三季度业绩稳步增长“五效”变革布局未来 阿里巴巴最早将在11月在香港上市筹资至多150亿美元 Facebook高管解读财报:监管形势将继续严峻 中泰国际:中远海运港口首三季经调整盈利2.5亿美元 纽约将购烟年龄提至21岁欲降低青少年群体吸烟率 台湾经济景气持续趋弱影响就业市场及业者信心 电商“二选一”愈演愈烈消费者:希望受伤的不是我 巴西哪个城市通勤时间最长?戈亚尼亚市日均98分钟 李迅雷:从经济学角度谈为何要“少吃猪肉多睡觉” 双11快递员薪资看涨:西安涨20%上海月薪超9000元 六家国有大型银行前三季度业绩 10月股王诚迈科技:没提供操作系统供华为产品使用 健康险五大迷思:赔付快速攀升、重疾险占比过高... 海尔、创维等被约谈智能电视开机广告为何关不掉? 中色股份重组港股212亿资产解压资源+工程双轮驱动 清华大学进军直升机领域:首创交叉双旋翼尾推布局 歌迷不愿在舞台上羞辱特朗普被说唱歌手赶下台 全球因结构性裂缝问题停飞的波音飞机已达50架 中粮期货试错交易:11月11日市场观察 海绵城市建设进展趋缓华控赛格前三季亏损超7000万 新基金发行失败老基金限购3人撑起了一间基金公司? 美联储暗示将按 残忍新种寄生蜂:将卵排入其他幼虫体内吞食宿主 英国佰仕富:非常重视中国保险市场拟设立分公司 丰田再度与比亚迪联手成立纯电动车研发公司 可转债基金业绩“霸榜”看好可转债市场结构性机会 外媒对比两位美总统夺命恐怖头目:“C位”与角落 邦达亚洲:风险转暖美股创新高黄金下挫退守1490 申港控股中期股东应占溢利同比降32.3%至440万港元 午评:港股恒指大涨1.28%航空股、医药股集体上涨 爱奇艺涨幅扩大至16% 习近平:中国经济发展前景一定会更光明也必然更光明 专访香港兴业国际副主席兼董事总经理查懋成 香港证监会:不大可能会就虚拟资产期货合约批出牌照 谷保中辞去郑州副市长职务调离郑州市行政区域 新京报:区块链不是用来“炒”的 周鸿祎谈李国庆夫妇婚姻的这些话,你怎么看?(视频) 复星医药上涨6%子公司药物获审评受理 韩总统文在寅召开反腐会议强调改革建设公平社会 二选一愈加隐蔽:口头通知加流量限制相关法律需细化 山东胜通集团债券暴雷山东已有家 一加7Pro在美国正式停止销售6GB/12GB内存版本 沪深300ETF期权标的之争落幕:2家胜出华夏基金失意